加入收藏 | 加入桌面

满屋子宝贝 一屁股债务 —— 真正藏家的宿命

时间:2018-07-09 13:25 来源:yunbohui.com 作者:陨博会 点击数:

有人说,收藏家是金钱的穷人,精神的富翁,到头来往往“满屋是宝,一身外债”。这是历来真正藏家的写照,似乎称得上大藏家的人最终都逃不出这个怪圈。究其原因,凡称得上大收藏家的,都有一个怪癖——爱藏品如命。

 

一生只进不出,见到所好,举债是得,一旦收入囊中,惜爱如子,谁也别想再从其手中轻易夺去。久而久之,藏品在家中越塞越满,手头越来越紧,外债也越欠越多。

 

如此的例子很多,远的不说,就拿民国四公子张伯驹为例。这位才气横溢的民国奇人,集鉴赏、中国诗词、京剧研究等诸艺于一身,一生收藏的书画精品都是惊世之作,如晋陆机的《平复帖》、隋展子虔的《游春圈》、杜牧的《张好好诗》、范仲淹的《道服展》、黄庭坚的《草书》等等。

 

为得到以上的传世国宝,他不惜卖掉祖传的家屋,宁可不蔽风雨只为换得眼下神思的满足。解放初,全部捐给了故宫博物院,成为故宫的镇馆之宝。当时国家要奖励他二十万元,但被他和夫人潘素婉拒了。

 

到了晚年,因病入院,却因其级别不够之由只能挤住在七八个人的病房里,当女儿四方努力好不容易得到院方同意,准备给他换个人少的病房时,他已溘然离开了人世。用现在世俗的话来说,别说转病房,他任何一件宝物都可以换得一家医院。

 

和张氏类似经历的,远在大洋彼岸英国的大维德爵士,也有相似的命运。不同的只是,张伯驹以收藏中国古代书画为主,大维德以收藏中国古陶瓷富盛名。到了晚年,他几乎倾尽了所有积蓄,换回了1600余件中国历代古陶瓷精品。最后,夫妇俩连最低的生活也难以维持,在贫穷交加中离开他们一生心爱的宝物,离开了这个暂时不被理解和认可的世界。

 

因此,我认为,凡称得上大收藏家的,都是精神上的大富翁,金钱上的贫贱者。如大维德爵士,生前虽然生活贫病难捱,但他的精神世界却相当充盈,那1600余件中国历代古陶瓷精品给他带来的身心愉悦是无法用言语表述的。

 

这些伴随他一生的宝物最后以基金的形式保存下来,大部分进了伦敦大英博物馆,后成为国际上负盛名的“伦敦大学亚非学院”的现实教材,培养出了一批又一批对中国传统文化痴迷的中外学者和专家。这功德是无法估量的。

 
返回顶部